您好,欢迎访问亚泰茶博会网站!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>风俗文化>

风俗文化

八卦史上最爱饮茶的皇帝

来源:未知 作者:亚泰茶博会 时间:2014-10-13

1、宋徽宗与《大观茶论》

宋徽宗赵佶(1082~1135)酷爱饮茶,精于茶道,善于点茶。在北宋大观年间,著有一部《茶论》,后人称之为《大观茶论》。在中国历史上以皇帝的身份撰写茶叶专著,恐怕是绝无仅有的。

全书共二十篇,对北宋时期蒸青团茶的产地、采制、烹试、品质,斗茶风尚等均有详细记述。其中“点茶”一篇,见解精辟,论述深刻。书中记录了宋朝浓厚的饮茶风气——天下人都用茶来宴席宾客,上到王公贵族,下到黎民百姓,无不沐浴在茶水之中,受茶水的熏陶,推崇茶水的高雅、宁静。《大观茶论》从侧面反映了北宋以来我国茶业的发达程度和制茶技术的发展状况,也为我们认识宋代茶道留下了珍贵的文献资料。

同时,《大观茶论》还对中国茶文化的传播起到了重要作用,其中对近邻日本、朝鲜产生的影响最大。现代日本茶道文化协会负责人森本司郎在其所著《茶史漫话》中认为:正是中国的“斗茶”哺育了日本的茶道文化。

2、朱元璋与散茶发展

贡茶发展至明代数量有增无减,地方官吏每年在上面下达的贡额之外,层层加码,茶区百姓受尽贡茶之苦。而这时各地散叶茶不断发展,而且不少茶叶质量已超过团饼茶,制作方法也较为简便,不像团饼茶那样耗时费工。在上述背景之下,明太祖朱元璋根据若干奏章的反映,了解了真实情况后,决定对贡茶进行改革。

朱元璋于洪武二十四年(公元1391年)九月下达了一道诏令,称:“诏建宁岁贡上供茶,罢造龙团,听茶户惟采芽茶以进,有司勿与。天下茶额惟建宁为上,其品有四:探春、先春、次春、紫笋,置茶户五百,免其徭役。上闻有司遣人督造纳贿,故有是命。”意思是说,从此以后,不要再进贡团饼茶,更换进贡散叶茶,减轻茶农的劳苦,对于督造贡茶的官吏,也不准趁机加码、受贿。

朱元璋发布的这道诏令,当然不能算作革命之举,因为没有从根本上废除贡茶制度。但却有其进步的意义,它减轻了茶农的部分劳苦,打击了贪官污吏;从中国茶类的发展来看,朱元璋的诏令确实对当时散叶茶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。团饼茶由此走向衰落,而中国各地名优散茶的种类和数量却显著增加。现今遗存并继承发扬的各种历史名茶,都与明代大力发展散叶茶有关。因此,明太祖朱元璋罢造龙团的这道诏令,无疑对中国名优茶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促进作用。

3、康熙与碧螺春

凡是品饮过碧螺春的人,都会赞赏它的嫩绿隐翠,叶底柔匀,清香幽雅,鲜爽生津的绝妙韵味。但鲜为人知的是其名之由来还有两个逸闻趣事呢。

据说洞庭东山有座碧螺峰,石壁里生长着几株野茶树。每年春天,当地的老百姓都会背着茶筐前去采摘,炒制饮用,如此数十年,不见饮用者出现任何异状,当地百姓身体较之其他地区还更为健康、强劲。康熙朝的某一年,到了摘茶时节,老百姓又来采茶,茶叶长得特别茂盛,采多了筐装不下,只好把茶放在怀里。没想到茶受到体内热气蒸熏,突然散发出浓烈的异香,采茶者不约而同惊叫起来:“吓煞人香!”意思是香到极点了。于是,这种茶便叫做“吓煞人香”。从此每逢采茶时节,当地百姓无论男女老幼,都采茶置于怀中,回家加以精制。有个叫朱元正的当地人,特别精于制作“吓煞人香”,他家的茶叶尤称妙品,每斤价值三两白银。

康熙三十八年(公元1699年),皇帝南巡,巡抚宋荦负责迎接。宋荦是著名诗人,精于书画,也擅长品茗。他深知康熙不喜铺张,而眼下正是仲春时节,便令下属去买朱元正家的“吓煞人香”。康熙来到太湖,正陶醉在洞庭东山的秀丽风光中,这时宋荦进献了“吓煞人香”。只见茶条索紧结,卷曲成螺,白毫显露,银绿隐翠,煞是可爱。一经冲泡,恰似白云翻滚,清香袭人。品饮下来,更觉鲜爽生津,滋味殊佳。

康熙随后问此茶何名,宋荦奏曰:“此乃当地土产,产于洞庭东山碧螺峰,百姓又称之为‘吓煞人香’”。接着解释“吓煞人香”就是香极了的意思。康熙说:“茶是佳品,但名称却不登大雅之堂。朕以为,此茶既出自碧螺峰,茶又卷曲似螺,就名为‘碧螺春’吧!”于是,好茶便有了一个相匹配的美丽名字:碧螺春。

4、乾隆与龙井茶

西湖龙井茶在清代名声雀起。据清进士袁枚写的《茶》记载:“龙井茶:杭州山茶处处皆清,不过以龙井为最耳。”同为乾隆进士翟灏的《湖山便览》也载:“杭郡诸茶,总不及龙井之产,其茶作豆花香,色清味甘,词人多见称誉。”龙井茶的名声与乾隆皇帝密不可分,他曾多次来西湖天竺、云栖、龙井等地巡幸茶事,观采茶、炒茶作歌,留下一段佳话。

史载,乾隆皇帝六次南巡到杭州,曾四度到过西湖茶区。他在龙井狮子峰胡公庙前饮龙井茶时,赞赏茶叶香清味醇,遂封庙前十八棵茶树为“御茶”,并派专人看管,年年岁岁采制进贡到宫中,“御茶”至今遗址尚存。乾隆十六年,即公元1752年,他第一次南巡到杭州,在天竺观看了茶叶采制的过程,颇有感受,写了《观采茶作歌》,其中有“地炉微火徐徐添,乾釜柔风旋旋炒。慢炒细焙有次第,辛苦功夫殊不少”的诗句。皇帝能够在观察中体知茶农的辛苦与制茶的不易,也算是难能可贵。

乾隆皇帝不是死在任上的,而是“知老让位”的。传说在他决定让出皇位给十五子时(即后来的嘉庆皇帝),一位老臣不无惋惜地劝谏道:“国不可一日无君呵!”一生好品茶的乾隆帝却端起御案上的一杯茶,说:“君不可一日无茶。”这也许是幽默玩笑之语,也许是“我应该退休闲饮”之意。

分享本文到:(转载请注明,文章来自亚泰茶博会)